书包网 > 香艳小说 > 驭兽小毒妃,禁欲摄政王破戒了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八十三章 第八层楼里的鬼魂
    (大帝书阁),

    “闪开。”燕无心看凶兽正要攻击白桃,连忙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白桃被推到在地,终于回神,她连忙挥手,朝擎天发出求救。另一边,擎天正在喝茶,收到女儿求救,他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皇姐的求救信号,父君,那不是....八层宝塔吗?”白晚看着白桃发来的求救信号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那燕无心闯八层宝塔,皇姐进去干什么?”真是蠢货,自己去找死。

    “无需管她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的,是一统三界,哪怕是女儿又怎样,自己想找死,还要他去救做什么。更何况,他有三个女儿,没了一个废物女儿,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白晚低垂着头,看不清在想些什么,只是,那阴潺潺的眼神看得出,此时的她,又在密谋大事。

    此时,燕无心体力渐渐耗尽,她从空间拿出丹药快速吞下,随后在空中一个翻腾来到黑色孔雀身后,对准黑色孔雀的颈部狠狠的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色孔雀力气本渐渐耗尽,又被燕无心的银针刺中双眸,一时闪躲不及直接被燕无心砍中,轰然倒地,同时日月宫内契约的人猛然吐出一口黑血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白桃上前看着单膝跪地的燕无心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燕无心摇摇头,随后站起身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凶兽看到黑色孔雀身为,吓得连忙四处乱窜,朝上方奔赴而去,没一会儿,残肢断骸掉落而下。

    燕无心紧紧皱着眉头,这上一层到底是什么,竟短短时间将一头凶兽啃食得干净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,继续?”白桃忽然意识到,上面的东西会更加恐怖,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呢?”她们,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

    白桃默然,双眸看了眼上方,低垂着眼眸。她给父君发了求救信号,可父君没有到来,这证明什么?呵!她们姐妹三人对于父君而言,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罢了。

    燕无心率先上楼,可四周一片寂静,除了明晃晃的刀刃,根本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...太奇怪了!

    充满警惕扫了扫四周,她们一步步上楼,然而,一连接着五层,都没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怪,实在太怪异了!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第一层这么凶险,越往上,就越危险才是,可为何,一点儿风声都没有?

    到达第七层,一个蜷缩在角落的人吸引了他们注意力,那是一个被铁链锁着的男子,他浑身不着寸缕,头发凌乱没有光泽,四周散发着恶臭,看上去,情况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就在燕无心靠近时,仿若远古声音传来,“你来了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透着悠远的恒古,语气中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,那幽深的话音让人感到一阵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上万年了,你终于出现了,若不是你,我也不会受尽非人折磨,你将我七魄打散,害得我只剩下三魂残留在此,我一直想要报仇,没想到如今,终于让我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万年前?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哈哈哈,花萝,你都忘了吗,可惜,我忘不了,经过轮回的你不过是肉体凡胎,你以为,你还是我的对手吗?”那人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被锁起来,他的灵力没有恢复,他早就上前将她的头颅拧下来了。他本是人王,大地之父,人人敬仰,神仙惧而远之,就因打翻了她的东西被锁在这里上万年。

    一想到当初自己魂跟魄分离,这么多年饱受的折磨和痛苦,是谁将他关押在这里的,他就充满滔天怒气。

    即便过去了上万年,但他现在还能感受到,当初被千刀万剐,魂魄分离的痛苦。

    犹如九天炼狱,日日凌迟。

    一会想起来,他的心里就是无尽的恨意。

    只可惜,当年没有亲自动手将她灰飞烟灭,否则,他怎会怨念不散,成为人魈。

    花萝?

    男人的话让轩辕魅跟白桃眉头紧皱,花萝,那可是上万年前妖王的名字,可他,竟然叫燕无心花萝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怎么确定我就是花萝?我可是人类,怎么可能活得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哼,哪怕天地干涸,万物死尽,你化成灰我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燕无心沉默了,前世什么人她根本不在乎,她现在只想赶紧去第八层。第八层应该就是存放轩辕魅血丹的地方,拿到血丹,轩辕魅就不会被限制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从她到来时就已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“心儿,先离开这儿。”轩辕魅的声音传入燕无心耳里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她的前世是什么人,哪怕是封印他的妖王有如何,他要的,是她的今世,过去他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未来,他一定要参与。

    当年妖王无故封印,五界发生战时,其中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要寻到血丹,他才能将尘封的记忆打开。

    “好,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停挣扎,企图挣脱,可,锁了上万年的锁魂链,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因为燕无心的出现而打开。

    他只能愤怒大吼,不停喊叫。

    “花萝,你别想逃离,就算我现在杀不死你,还有他,他的野心,怎么可能容许你的存在,六界,将只有一个主宰。”

    离开七楼后,他们来到了第八层,当到第八层时,燕无心只感觉呼吸一阵困难,白桃却跟没事人一样,不停在她眼前晃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燕无心,燕无心。”

    白桃不停喊叫,可燕无心,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,水,四处都是水,而她,正处水中央,水珠顺着她的喉咙滚动而下,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,透明的水中,几十道鬼魂齐刷刷的出现在燕无心面前,若是其他人,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。

    十六年了,他们在这里已经十六年了,尽管他们是鬼魂,没有实体,但他们的心中,早就已经按耐不住出去的心了。

    十六年前,有人将他们捉来,说只要他们在这里驻守十六年,等有缘人来,只要吃掉她的血肉,他们便可以重生,还会成仙,所以,他们在此等候十六年。